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

秦淮浮雲

一條河,樓船畫舫,歌舞笙簫,轉瞬間,繁華已逝,只遺一條奔流不息的秦淮河,還有一段可供人回憶的歷史,還有那一群如浮雲般飄過歷史天空的秦淮歌女。
 有夢可塑,有史可憶,有人可懷。 秦淮歌女豐胸多情致,慵懶梳洗遲,對鏡嘆容顏,窗前凝望眸,過盡千帆皆不是,悠悠愁思,令人黯然傷神。 秦淮寄愁思,歌女傳心聲,琵琶聲聲語,商女亡國恨,恍如一瞬間,繁華的秦淮,起歌的歌女,如一片浮雲,融入那廣袤的歷史天空,留下一段供人回憶的歷史。
有情有思憂愁,秦淮歌女有夢有情有思,更有愁。 愁如秦淮水,逝如漫漫長夜,孤燈難熬。 那行走於天下的過客,困於樓船畫舫的腰背痛歌女,有情相思,愁如海,漫漫長夜,歌女有情,敢問遠行的人,可曾在想? 紅燭台下,撫摸舊物,憶往昔,寄相思,花開易落,流水無情,多少歌女在相思中,淡出了秦淮,留下那一段令人黯然落淚的憂怨聲,還有那身世如浮雲,淒涼與哀怨的歌女。
心似浮沉,身如浮雲,月迷津渡,霧失樓台。 秦淮歌舞,一江秦淮水,悠悠情思寄歌女。 多少文人騷客,駐足秦淮,情迷秦淮。 溫老難辭歌女情,花間詞派悠然生,有情莫惜青春逝,人生易老易難逝,艷艷江水寄情思;一江春水,一代詞人,作客秦淮,無限思量,滿目瘡痍,故國情思,秦淮絕唱,遺恨歷史;平生塞北江南,一曲滿江紅,夢斷秦淮,只遺西子湖畔的孤墳,滿腔悲憤。 悠悠情思,過往騷客,憑弔秦淮,嘆往昔,哀今世,難掩落淚情。
君問歸期未有期,登樓凝窗嘆年逝,落花流水傷春思,戲水鴛鴦獨往來。 嘆來年心事,歸思難受,傷心處,咫尺天涯。 秦淮有情應念惜,青春易逝夢難圓,思至深處人易老,悠悠愁思寄天涯。 浮雲一過,槳聲燈影盡煙消,輕掩窗扉,無計苦淹留,歲歲教人老,春春凝窗愁,別時千重語,思時斷腸人。 流水孤舟隨春逝,佳人凝立意遲疑,浮雲難掩秦淮殤,邇來不思量,見時難掩悲,一曲歌舞散,浮雲盡煙消,秦淮歌女情,相思到天涯。
 柳絮新發,微風拂柳,細雨微涼。 秦淮河畔,油紙傘下,佳人遺立,訴相思;烏篷船裡,輕搖紙扇,把酒對飲,話風流。 青石板街,柳絮飄飛,微蒙雨霧,佳人徐行,一步一留跡,訴不盡許多情;秦淮水悠,槳聲輕盪,煙霧籠船,時隱時現,偶有對酒當歌,數不盡千古風流。 橋頭佇立,煙雨迷濛處,時有槳聲來,聲聲扣人心,船過人獨立,悠悠情思,何以linkch fun and service堪? 船頭偶望佳人,思遠方,恁知相似? 嘆心事,同時天涯淪落人,只因是過客而非歸人,落花時節又傷春。 人消逝,船遠行,斜風細雨,燕子雙飛,鴛鴦戲水,落花人獨立,相遇不相逢,心事相似人不是,一江秦淮水,相思滿江情。
春風十里揚州路,玉人何處教吹簫? 秦淮十里樓船,夜夜笙簫,胭脂煥發,紅燭台下,幾經風雨,曾聞歌女聲。 人人皆是過客,夜宿秦淮,為求一宿而歡,秦淮歌女愉情性,為解他鄉愁。 淺唱低吟,換來閨中怨,無人惜,無人可思,遙問故鄉在何方? 夜夜妝鏡為悅人,輕噎何人悅己? 解愁生愁由然生,為悅他人強作顏,爾來獨守紅燭台,形影單只嘆年華。 空嘆息,有恨無人省,多少心事付流水,紅燭帳裡嘆年華。
草長鶯飛二月天,行船過客無留戀,小橋流水繞孤樓,桃柳爭春凝窗眸,又是一年好風景,風光無限惹人愁,欲將心事付瑤琴,聲聲哀怨誰人憐? 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,一曲新詞賦舊愁,閒來無事怨春光,自是人生好年華,偏將愁怨蒙心聲,緣起緣落隨天意,空將容顏戀紅燭。 秦淮有情化作淚,應惜天下歌女愁。
浮雲易逝,情難老,腸未斷,愁未結,欲將心事付流水,只恐一江春水帶不走許多愁,只遺一曲舊詞,婉轉悲鳴,惹人憐,惹人愁。

3 条评论: